2021-04-12 14:11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立华说

记载历史的书,大致分为三种,教科书,正史,野史。

 

分析历史的书,大致也分为两种,先有资料后有结论的,和先有结论后找证据的。

 

从读者的角度来说,历史读物就只有两种,那就是好看的,和不好看的。

 

历史工作者写史论的时候,大抵是不会想要去写一个非常迎合读者的东西,历史工作要迎合的,首先是自己,是满足自己的表达欲望。

 

确实,生活中没有人听他们说了什么。

 

所以才要去搞一点历史文字的创作,将自己的立场,或许是不足为人要的感慨,记载在一本书里。

 

这样的揣测或许无端,或许过于黑暗,精彩的史论却往往离不开真的有所要表达。

 

因为有了作者的“我”在里面,史论才好看了起来,仿佛两个人对话一般,神交古人,人的生活大抵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在这个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有结难解的人,才要去找到一点古人做精神的共鸣。

 

因此,看史论的时候,读者看的是自己,同样的历史事件,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了不同的解读,史论千千万,读者总要拣自己喜欢,对自己的胃口的去看。

 

但找寻共鸣是没有意义的,只能起到一时的宽慰。宽慰如果能改变境遇的话,喝酒的人早就心想事成了。

 

因此,立华我建议读者朋友放下史论。

 

拿起历史,真的拿起历史去读。

 

历史本身,枯燥乏味,司马光写好资治通鉴后,有个邻居家的小伙子,听说这个书不错,就借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司马光听到隔壁鼾声雷动。

 

跑过去一看,小伙子还在第一页,一夜都没有读完一页,灯还亮着,人睡着了。

 

资治通鉴这本书,大抵已经算是历史书中比较好读的一类,司马光笑了笑,普通的人看这样的书,怎么能不睡着呢?

 

普通人并不是来求进步的,他们只求个快乐。

 

这样的书,对贫瘠的大脑来说,太过深刻,贫瘠的大脑,享受不了深刻。

 

换成十多年前互联网的流行话语,这叫屌丝看不了深刻的东西。

 

确定的史书,如果是纪传体,只会在同一个历史事件的不同版本中,按着不同参与者的立场,去书写一个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前后的矛盾,多。

 

如果是编年体,那只会把确定的历史事实写出来,把所有的罗生门交给读者。

 

但这就是生活。

 

这是古人的生活,事情就这样那样的发生着,搞不清楚生活的人,自然也搞不清楚历史,理不顺生活的人呢,自然也理不顺历史。

 

看起来,当然就味同嚼蜡。

 

于是,有人选择去古人的故事里寻找共鸣,历史里找不到,小说里总有,网文里找不到,爽文里总有。

 

为了那几小时的愉悦,搭上了进步的机会,难怪要做贫瘠,并且将要一直贫瘠下去。

 

怎么看历史书,才能真正的对自己有所裨益?

 

先从理顺生活做起。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外国留学生不是人上人 下一篇:千里当官只为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