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1 10:25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顾子明

电影《让子弹飞》中埋藏了许多有趣的彩蛋和细节,理解了这些,对这部电影本质的理解就会有质的飞越。也就会明白,在看似喜剧幽默的情节背后,县长张牧之面临的众叛亲离的复杂危局,以及他如何通过一系列巧妙的斗争策略,在这场危局中奇袭获胜。

 

在这篇长文中,政事堂将从四个方面解读其中的细节和彩蛋,并详细分析,张麻子是如何取得胜利的。

 

本文共10309字,阅读约需30分钟。

 

一:“城南两大家族”

 

要明白《让子弹飞》故事背后的故事,首先要理解鹅城错综复杂的各股势力。

 

而正好县长带兵出城剿匪前,鹅城的几股重要势力都集中站了出来。

 

 

中间一号位二号位是县长张麻子和汤师爷,三号位是刘督统在鹅城贩卖烟土的代理人黄四郎,四号位和五号位是在鹅城替刘督统贩卖人口的城南两大家族。

 

因此,鹅城的这一战,明面上是张麻子斗黄四郎,本质上是在跟刘督统在鹅城的“三条腿”来斗争,只不过斗争的重点是黄老爷这条“大腿”。

 

 

 

而鹅城另外的两大家族,其实也是着刘督统的庇护,做着“拐卖人口”这种见不得人的暴利生意。

 

 

两大家族势力强大,而被黄四郎视为心头之患。黄四郎甚至连续多次用张麻子“借刀杀人”,对付两大家族。

 

所以,张麻子在回城收拾黄四郎的时候,也对鹅城两大家族埋下了伏笔。

 

譬如在最早的讨黄的檄文中,张麻子就把“拐卖壮丁”这个属于两个家族的屎盆子,扣在了“贩卖烟土”的黄四郎头上,希望能够对两大家族进行统战。

 

 

而且,这两大家族的老爷子在后面的剧情中,姜文还特意给他们露了三次脸。

 

第一波张麻子发银子的时候,给的镜头是鹅城城南两大家族的父子们,拿着发的银子一起打麻将。

 

 

第二波张麻子发枪和子弹的时候,给的镜头是鹅城城南两大家族的父子们,背着枪拿子弹作为筹码打麻将。

 

 

可以说,在张麻子和黄四郎的最初两轮博弈过程中,赚得最爽的就是这鹅城两大家族。

 

等到第三波,张麻子把手握的子弹都打了出去的时候,城南两大家族的二代子弟们都坐不住了,认为这次是动真格的了,“张麻子和黄四郎之间,至少要死一个。”

 

 

这些镜头可不是白给的。

 

张麻子在第一次攻打碉楼的时候,虽然给鹅城的民众和两大家族发了银子发了枪,一群鹅城的群众跟着他一起去杀四郎抢碉楼,看起来势头非常盛。

 

 

但是真要到了黄老爷的碉楼下面,跟上来的只有一群鹅。

 

 

原因很简单,张麻子虽然有民众的支持,但是并没有获得鹅城两大家族的支持,并没有在鹅城形成绝对的优势。

 

 

这也让张麻子认识到了:谁赢,他们帮谁!

 

 

两大家族不帮张麻子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与黄四郎同样依靠刘督统的他们知道,黄四郎一定会去找刘督统搬援兵,而附近郭旅长的骑兵三天之内就能够杀过来,一旦形成混战,站队张麻子的鹅城两大家族势必要跟刘督统翻脸。

 

而靠着把人贩卖到America修铁路作为主要生意的鹅城两大家族,绝对不可能跟刘督统翻脸,所以无论张麻子怎么利诱,两大家族们,在这一场的博弈中,都不会轻易的进行表态。

 

更不要说,就像前两轮那样,张麻子和黄四郎斗得越厉害,两大家族就越能通吃通赢,所以他们在这段时间,都是希望拖着不表态。

 

但是,随着张麻子非常睿智的,装作砍了黄四郎之后,事情发生了变化。

 

 

对于鹅城两大家族来说,这次是张麻子抢在郭旅长来之前干掉了“黄四郎”,那么刘督统那边就不会找两大家族的麻烦,而且随着黄四郎的完蛋,刘督统也需要在鹅城寻求新的代理人。

 

更不要说,看到了张麻子对黄四郎都要搞成不死不休,两大家族也认识到可能面临的巨大危机,激发了巨大的求生欲。

 

因此,在最后这一轮张麻子带领的冲锋队里面,不仅仅是鹅城的民众,更有着控制鹅城各行各业的两大家族的团体。

 

这才使得张麻子在与黄四郎的博弈当中,占据绝对的优势。然后,黄四郎树倒猢狲散,武智冲和胡千先后倒戈,在鹅城盘踞百年的黄四郎家族便彻底失败了。

 

 

这部大戏看的观众们都非常的爽,不过喜剧的背后,往往都是悲剧的内核。

 

鹅城的革命胜利了,黄四郎死了,但是继承黄四郎椅子的,不是让民众站起来的张麻子,也不是鹅城的百姓。

 

而是同样贩卖人口,依靠着刘督统的城南两大家族。

 

 

二:张麻子的斗争策略

 

张麻子在大决战时踹黄四郎碉楼,看似一气呵成,但实际上走的却是步步惊心,甚至可以说是一场悲剧。

 

尤其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很少有人会发现,在影片的后期,张麻子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四面楚歌之中。

 

而想要深刻理解这部电影,首先要明白张麻子真正的对手是谁,就像那位教员说过的:“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就像上文所说,这部电影中,明线上的大反派,是黄四郎,但暗线中却隐藏了一个真正的大反派,刘都统。

 

 

北洋时期,都统(督军)是一个省的最高军事长官。一般来说,大省为督军,小省为都统,均为该省军政的实际控制者,各省的土豪和县长都要向他们交钱,而省长不过是台前的“师爷”。
 

了解了这个历史背景,我们就会明白,马邦德上任的委任状,虽然是萨南康省主席巴青泰签署的,但是收钱把鹅城县长卖给马邦德的人,却是萨南康省的实际控制者的刘都统。

 

 

甚至护送马邦德上任的铁血十八星路军,也是刘都统麾下的正规军。(十八星是武昌起义胜利的标志,也是中华民国陆军军旗)
 

 

了解了这个历史,我们再回头看。
 

鸿门宴上说的刘都统“三条腿”,分别是贩卖烟土的黄四郎,以及拐卖人口的城南两大家族,他们在刘都统的庇护之下靠着非法勾当大发横财。

 

因此,整个鹅城从流水的县长马邦德,到铁打的老爷黄四郎,再到城南两大家族,实际上都是在跪着向刘都统要饭,这也是为什么马邦德能对黄四郎一清二楚。

 

于是,下面这一张鹅城各股主要势力齐聚的一张图,可以说刘都统的走狗们把张麻子包围了......政治层面张麻子处于绝对的劣势。

 

而军事层面上,张麻子也没有优势,且不说黄老爷碉楼内的胡千和碉堡外的武智冲,以及城外的假麻子伏兵,总兵力远在张麻子之上,可怕的是,张麻子团队内部也早已被腐化。

 

早在出兵剿匪之前,张麻子团队的师爷马邦德就已经跟黄四郎勾搭起来了,屁股兜里揣了刘都统给的五张委任状。

 

而这五张委任状,前面有过铺垫,都是黄四郎花钱买的。

 

 

更不要说张麻子团队中后期加入的花姐,实际上是黄四郎一早就安排好的卧底。
 

 

这位“小凤仙”不仅通过了美人计策反了张麻子团队中负责带队伍的老三,甚至花姐又和喜欢嫖娼的师爷马邦德联手,又把老四和老五也拉了进去。

 

这是为啥黄四郎给了马邦德比原先承诺三张委任状更多的五张,这也是为啥师爷马邦德这么一个外人,却学会了麻匪团队的吹口哨。

 

 

因此,虽然张麻子的军事团队看似很强,但真正站在大哥这边的,只有老二和老七。
 

而老二被汤师爷泄露给黄四郎提前干掉了,老七也在出城剿匪的过程中,差点被灭口,从此也长了一个心眼,最后跟大哥分道扬镳........

 

嗯,铺垫了这么多,大家回顾一下就会发现,整个鹅城,从刘都统、郭旅长、黄四郎、城南两大家族、花姐、老三、胡千、武智冲、假麻子,几乎各股势力都站在了张麻子的对立面上。

 

而且,面对鹅城之外的假麻子,张麻子凭借着强悍的武力可以反杀,但是在鹅城这个弹丸之地上,张麻子却无法展开手脚。

 

因为由于被黄四郎们长期污化,一心为百姓的张麻子,名声在鹅城百姓心目中是被妖魔化了的。

 

更不要说,张麻子之前以麻匪名义撒的银子,也被黄老爷手下的黑衣蒙面人给破坏了,导致了鹅城被蒙蔽的民众也不会站在张麻子这边。

 

 

所以,这一战,张麻子只带了四个人进城,而绝不能动用鹅城之外的力量。

 

他只能借着鹅城县长的名义和权力,利用鹅城各股势力之间的矛盾,来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

 

在劣势之下并非不能取胜,当年小米加步枪也能赶走飞机大炮,政治层面胜利的秘诀就像当年教员说的:“搞政治,就是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

 

所以,无法亲自带部队进鹅城的张麻子,合理的利用了自身团队内部的矛盾以及鹅城内部各股势力之间的冲突,把鹅城除了假麻子和黄四郎之外的各股势力,都变成了自己暂时的盟友,然后都下注在自己这边。

 

最终,让大部队直接推了黄四郎的碉楼,取得了绚烂的胜利。

 

不过,看似美好的大结局背后,张麻子毕竟是借用别人的势力去清除对手,因此,就必须要有大量的妥协。

 

所以,他不能像一个愤青那样,要去跟背后的刘都统和郭旅长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能去收拾那些为祸鹅城数十年,拐卖人口的城南两大家族;还不能收拾花姐老三这些内部倒戈的成员;甚至连武智冲这种拉开小六子胸膛的刽子手,张麻子都不能复仇。

 

可以说,这一仗打下来,细细品味之下,攻陷碉楼并非一场大胜利,甚至还有一些悲情的色彩——黄四郎并没有被彻底消灭,他跑了。

 

 

没办法,面对刘都统和黄四郎们制定游戏规则,就得按照他们规矩来。
 

但是张麻子却可以用自己擅长的路线,一点点把朋友变得多多,把敌人变得少少。这一次端掉黄家炮楼不过是一次历练,积累我们对抗刘都统们的经验,团结更多的朋友。

 

毕竟,“鹅城”之后还有“康城”等着去收复。

 

三:两颗钻石的流转

 

让子弹飞中,藏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彩蛋,如果没有发现彩蛋,大部分人会认为这是一部喜剧电影。

 

可是,如果发现了这枚彩蛋,就会知道这不仅是一部悲剧,甚至可以说是一部烧脑的恐怖电影。

 

这个彩蛋,就是黄四郎送给张麻子的那两颗钻石。

 

按照美好结局的理解,这颗钻石是张麻子送给马邦德的老婆孩子,结果他俩被假麻子锯了,假麻子拿到了钻石。

 

 

但是,姜文却用一个彩蛋,讲了另一个伏线千里的故事。
 

在张麻子送马邦德老婆钻石之后,镜头马上就转到了花姐的妓院之内,老二老三花姐三个人在玩“肉的bicycle”,被黄四郎撞见了。

 

 

“毕竟是自家媳妇嘛”......
 

姜文的老婆自然不会演什么大尺度的动作,不过在一片昏暗暧昧的红色灯光中和奇特的姿势上,姜文已经把故事讲了,老二老三花姐三个人正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呢.....

 
 
毕竟,就在上一个场景中,姜文特意介绍了团队成员的取向。老二如果出手,那么趴在桌上的,会是她男人.....
 

 

嗯,就在这个基情满满的时候,黄四郎进来了,双方一度剑拔弩张。
 

 

可花姐送给了黄四郎一个箱子,黄四郎打开之后脸色突变,立刻就放弃了干掉老二老三的计划。
 

 

很简单,这个盒子里面,放的就是黄四郎的宝贝钻石。

 

那么,这个钻石是怎么到了花姐手里呢?

 

其实片中给了线索,最初张麻子假装醉了,把钻石给马邦德的时候,老色鬼马邦德转手就把钻石给县长夫人展现“真本事”。

 

县长夫人当年就和花姐一样,都是妓女,在跟著名嫖客马邦德在一系列的交换之后,俩人形成了一个利益的共同体。

 

看看马邦德对女人的毫无节制就会知道,他在进了鹅城之后,肯定很快也就找上了花姐的妓院。

 

 

于是,在被黄四郎杀了老婆之后,马邦德又通过把钻石给花姐,形成了一个新的政治同盟。
 

而花姐把钻石装在盒子里面还给黄四郎,则表示我已经收服了张麻子团队的重要成员,因此黄四郎也就放弃了火拼。(不过此时黄四郎尚不知道具体策反的是谁)

 

黄四郎的撤退,也让老二和老三一脸懵逼。

 

对此,电影里面一个细节可以验证,之前黄四郎让胡万突击的时候,对于钻石是极为渴望的,要求胡万“杀鸡取卵”,必须拿回钻石。

 

但是之后黄四郎的几次突袭中,对胡千和假麻子却从没有说他那宝贵的钻石。

 

而且,马邦德送花姐的钻石,也对应了让子弹飞众多“未解之谜”中的两个。

 

一个是在雨夜闲话的时候,马邦德对黄四郎说,“我不该拿你的钻石送人”,另一个是汤师爷临死前,对张麻子说的掏心窝子的话,“那谁,你还记得嘛?”

 

 

马邦德的这两段,指的就是他把钻石送给了花姐。
 

因此,这一条暗线,是花姐把钻石给了黄四郎,最后的时候,钻石再回到马邦德夫人孩子手里,被假麻子获得。

 

这里面就给了一个新的线索,那就是黄四郎又把钻石给了马邦德。

 

这个其实不难理解,钻石作为本剧最有价值的物品,每一次的转换持有人,都是各方势力之间达成盟友关系的一种证明。

 

就像张麻子在鸿门宴中收了黄四郎的钻石作为两个人达成协议的订金,这次的钻石转移,意味着马邦德已经跟黄四郎在一场新的鸿门宴之中,达成了新的协议。

 

这个协议就是马邦德配合黄四郎干掉张麻子,黄四郎给马邦德五张委任状,让马邦德带着银子和张麻子的兄弟们,马走康城从容上任。

 

对于这笔交换,电影中有多个细节可以验证。

 

之前黄四郎一直都把张麻子称呼为县长,甚至看到县长带着麻匪面具发钱都不认为他是张麻子,在派人去省城调查县长的时候,也只是判断县长不姓马。

 

 

但是在张麻子干掉了假麻子,带队回来的时候,“县长”在黄四郎嘴里却变成了“张麻子”,很显然有人告诉了黄四郎,县长就是张麻子。
 

 

同样,在出发前,马邦德告诉张麻子自己手里的委任状,是康城而不是鹅城,也是姜文的一个暗示。
 

 

黄四郎和两大家族不可能不知道鹅城委任的县长名字,更不要说黄四郎还派人去了省城核对马邦德。
 

 

因此只可能是马邦德来的时候,拿的是鹅城委任状,走的时候,黄四郎给的是康城委任状。
 

 

那么,马邦德屁股兜里面那些多余的四张委任状是来做什么的呢?
 

当然是用来收买张麻子的兄弟们了。

 

所以,张麻子在出城的时候,已经是九死一生,在花姐的牵线之下,师爷和老三之间已经形成了同盟,并将老四和老五拖下了水,意图就是干掉张麻子,大家带着钱和委任状跑路。

 

关于马邦德和老三之间的关系,片中有很多细节可以验证,譬如早期老三对汤师爷马邦德是非常的不屑。

 

 

但是后期都非常的客气,只有老二对师爷不客气。

 

 

而随着老二被老大安排前去接应队伍,这次跟着张麻子出征的兄弟们,没被收买的只有老七了,不过,他也在城外野战的时候被打了黑枪。
 

 

老七并不傻,也看出了老三他们和花姐的勾当,片尾时,老七还能够偷偷告诉张麻子花姐的秘密。
 

 

之后悄然离去,没有跟着老四老五一起上老三的火车。

 

 

可以说,姜文花了这么多的细节,就是为了表示,老三老四老五已经被花姐和马邦德收买了,串通一气。
 

当然,最关键的证据,就是马邦德学会了吹麻匪的口号,并在关键时刻吹出了“老大死了”这个关键的信号。

 

 

所以,早就勾搭上老三老四老五的马邦德,在临死前良心发现,让张麻子不要回鹅城,因为他知道张麻子的兄弟们都被黄四郎收买了,回去斗就是死路一条。
 

 

那么,在这一场出城大战,九死一生的张麻子是怎么逆袭呢?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

 

张麻子团队里面,老三的地位非常重要,在夜袭碉楼和抢劫等多次战斗中,都是老三带队。

 

也就是说,张麻子主要团队的带头人就是老三,策反老四老五的人也是老三。(当然,干掉老大这事儿,老三是不会告诉老四老五,只是告诉他们要跑路)

 

所以,被突袭之后,张麻子第一时间就取消了老三的指挥权,让肯定没有被花姐办了的处男老五来指挥部队。

 

当然,这里面也埋了一个伏笔。

 

老三之前在打劫的时候,带着大哥的九筒面罩就让张麻子很生气,甚至在拉花姐入伙的时候,也是他出主意并跟其他的兄弟们事先通气,把张麻子气得够呛。

 

所以,张麻子早就对老三有所怀疑,被突袭后马上就让老五接过指挥权,而不是像以往那样,由自己来吹哨子并冲在第一线,目的,就是防止吹哨声和露脸,导致自己像老七那样被自己人暗算。

 

当然,做这些只是拖延时间,让张麻子能够实现顺利反杀的,其实归功于“理想主义”的黄四郎,他机关算尽,撕毁承诺,试图对整个张麻子团队一网打尽。

 

黄四郎让假麻子埋的地雷,并不是给张麻子准备的,而是给张麻子团队那些准备带着银子跑路的内鬼们准备的,试图用这个大地雷来个一锅端,然后拿回自己的银子。

 

因此,盘算着先引起团队内战,再一网打尽的黄四郎并没有信守对马邦德与老三的承诺,不仅放纵假麻子杀了马邦德的老婆和儿子,也杀了老三的好基友老二。

 

这就是张麻子这一战的转折点。

 

老二的惨死,让准备倒戈的老三突然反应过来,黄四郎不过是在利用他,所以,原本出工不出力,甚至准备打黑枪的老三,立刻火力全开,跟着张麻子一鼓作气做掉了假麻子。

 

也许,此刻张麻子最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那个被绑着的老二。

 

最终,几乎孤身一人的张麻子,愣是从危机四伏的绝境中杀了出来。

 

 

四:历史的循环

 

《让子弹飞》影片一开始,在吃着火锅唱着歌的火车上,埋伏了一个小彩蛋。

 

马邦德命令汤师爷写诗的时候,县长夫人对汤师爷那是各种的刁难,一连串的“屁”,搞的汤师爷狼狈不堪,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差。

 

可是,就在县长马邦德给护送他的铁血十八星路军将士讲话的时候,汤师爷却偷偷的亲了县长夫人一口,然后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打闹了起来。

 

 

可以说,这几秒的一个细节,不仅把把马邦德、汤师爷、县长夫人三个人的错综复杂关系展现得淋漓尽致,也告诉了观众们,电影里很多人物关系是藏在那些虚化的场景里。
 

譬如相对应的一个细节,县长夫人几次躺在床上等待张麻子的时候,都是化妆状态,而且身下还垫着喜庆的红垫子,用尽各种语言来挑逗张麻子。

 

 

但是当她听到马邦德说张麻子烂醉如泥,晚上不能来睡觉后,马上就卸妆了。(注意服饰、耳环以及床单)
 

 

可以说,县长夫人一直都在等着把县长张麻子给“办”踏实了......

 

不过县长夫人对县长的“恩爱”都是假象,就跟在火车上一样,在县长不在的时候,夫人也会把师爷给“盘了”。

 

所以,每次县长夫人房间里面进男人,背景音乐都会恶趣味的配上发春的猫叫,没办法,“与多名男性发生并保持关系”就是县长夫人的生存之道。

 

她会在各个势力之间进行下注,赌任何有可能胜利的一方,就像夫人说的,“只要我是县长夫人,谁是县长,我无所谓”。

 

而理解县长夫人,对于理解花姐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让子弹飞》中有两个挺深刻的寓意,一个是伪装成汤师爷的马邦德,“谎话说多了自己会信以为真,面具戴久就会长在脸上”。

 

而另一个寓意,则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花姐成长为县长夫人,老三成长为黄四郎,“长大之后,我就变成了你”。

 

姜文的电影中,每个人都代表着一个群体,随着窑姐县长夫人的惨死,另一位妓女花姐,也成为了“只想当县长夫人”这个群体的代表。

 

毕竟花姐是导演的老婆,戏份那可是相当足的,电影针对花姐和他的男人们,做了五个彩蛋。

 

1、花姐第一次在黄老爷家出场,胡万就盯着花姐,胡千调侃花姐,在黄老爷和胡千大笑的时候,导演给了平时喜欢笑的胡万,一个严肃而不高兴的镜头。

 

 

这在暗示花姐和火车上的县长夫人一样,搞定了老板的“挚爱”,黄家二号人物大管家胡万。
 

2、花姐跟老二老三一起玩肉的bicycle,以及后面花姐说的,“我们三个活活被张麻子拆散了”,这几段已经明示了花姐同样搞定了张麻子团队的二号人物老三。

 

 

3、就像上面写的,花姐让张麻子团队师爷马邦德心甘情愿地把钻石送给了她,考虑到钻石的价值和寓意,暗示花姐不仅搞定了张麻子和黄四郎团队中的二号人物,连真县长的马邦德也搞定了。

 

 

可以说,花姐这个鹅城的交际花,手腕不可谓不强。
 

4、电影介绍了黄四郎对“赝品”是相当的精益求精,连两个人的牙齿有不相似的,也要拔了俩人一起来镶金牙。

 

 

但花姐还是很自信的通过打开衣服看身体,找到了两者的不同,意味着她不仅跟黄四郎非常亲密,甚至也有可能跟赝品也发生过关系。

 

 

5、老七最后问张麻子是不是也喜欢花姐,由于之前老三喜欢花姐是尽人皆知的,这次老七还问这个,暗示老四老五哥俩,也都被花姐拿下了。
 

 

好了,如果明白了这些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就会明白,为什么花姐先把替身带走,最后会把替身交给张麻子了。
 

首先,由于花姐跟多位主角的复杂关系,使得花姐知道老三和马邦德都准备带着银子反水跑路。

 

所以,花姐在剿匪之前,通过一场逼宫,要加入麻匪,准备跟着老三和马邦德一起走,当小凤仙一般的“县长夫人”,不留在鹅城继续当妓女。

 

 

但是,老三认为这一战太危险了,毕竟要打黑枪,所以老三同意了张麻子的建议,让花姐来控制赝品。
 

但是,张麻子前脚刚走,知道张麻子必败的花姐后脚就带着赝品走了,准备与干掉张麻子的老三等人会合。

 

所以,张麻子就出城回城这么半天的功夫,赝品就从枪法极好的花姐手里“消失”了。

 

 

那么,为啥最后花姐又把赝品交出来了呢?
 

就像老三和花姐对话说的那样,她俩对于是否交出赝品是有着巨大争执的,但是在最后的时刻,妥协了,两个人决定支持张麻子,交出赝品。

 

 

因为最后的这场决战中,张麻子团队在老二死后,基本上是孤家寡人了,而老三几乎已经成为了能够左右战局的第三股势力。
 

对于老三来说,团队缴获假麻子的枪械和数百万两的剿匪银子,都是非常大的筹码,如果张麻子对黄四郎久攻不下,老三很容易反水并和黄四郎达成停战,体面的带着钱和部队离开鹅城。

 

不过,张麻子在开始他一系列行动之前,早就预料到了老三脑后的反骨,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老三以找花姐的名义支开,使得丧失了老三作为主心骨的“谋反”团队中的老四和老五,只能听大哥的。

 

 

而张麻子回鹅城之后,第一天送银子第二天送枪,第三天把子弹都打没了,在老三回来之前,把原本属于老三手上的筹码都打没了。
 

这一套三板斧对于老三来说是致命的。

 

这意味着如果张麻子最后输了,他和花姐手上将除了替身之外,一点筹码都没有,到时候跟黄四郎将毫无谈判的能力,按照黄四郎的性格,老三明白,他们最后很有可能会像马邦德那样被除掉。

 

因此,张麻子送钱送银子,不仅仅是在鼓动民众,更是逼着决定着胜负手的老三和花姐,不得不交出替身,跟自己站在一个阵营来进行最后一搏。

 

毕竟,虽然张麻子手里的枪和银子都没有了,但是黄四郎碉堡里面还有的是银子和武器,所以老三和花姐只能选择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把赝品交出来,跟着张麻子搏一把。

 

可以说最后的这一战,张麻子通过调虎离山、撒钱、撒枪、杀赝品等一系列的骚操作,把城南两大家族、老三、花姐等各股势力,都绑在了自己的战车之上,然后发动起了群众推了碉楼,这位孤家寡人可以说赢得非常侥幸。

 

不过,虽然张麻子端了黄四郎的碉楼,可被张麻子“绑架”的花姐和老三们,早就跟张麻子离心离德,在胜利之后坚决抛弃张麻子,奔向新世界。

 

 

因此,最后唱着“长亭外古道边”的火车上,历史又形成了一个循环。
 

革命虽然胜利了,但老三成长为了新的县长,老四老五成长为了新的师爷,花姐成长为了新的县长夫人,张麻子曾经的部队,也变成了吸大烟的铁血十八星路军,由马拉着火车逆行驶向“浦东”。

 

 

没办法,人都是要长大的,挥斥方遒的少年们终究都会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
 

这也许就是历史的一种宿命。

 

不过,这宿命偶尔也会被打破。

 

当所有人都选择长大的时候,还有一个人选择继续他的初心......

 

 

总结:张麻子为什么能赢

 

前面几个部分,从四个角度解读了《让子弹飞》中,张麻子面临的险恶处境,以及他采取的斗争策略。在最后这一部分,将从宏观上解释,县长张牧之为什么能赢,以及总结他通过什么方式来赢。

 

无论是时评还是影评,很多人都会犯一个致命错误,那就是把一股势力视为铁板一块,所以,大家也都会默认黄四郎真的是刘都统的一条大腿。

 

 

就正如“任何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那样,刘都统和黄四郎之间也有着巨大的矛盾。
 

就像鸿门宴上黄四郎透露的,这么多年黄四郎一直都在利用假麻子打劫自己的货,“十回有八回都被劫了”,而这些货和利润,原本都应该是上缴给刘都统的。

 

而且,针对于同样向刘都统上供城南两大家族,黄四郎也总是利用麻匪绑票与出钱剿匪等方式搜刮他们的钱。

 

 

搜刮钱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黄四郎不仅利用这笔钱去收买郭旅长,甚至还买下了六个县的县长。
 

 

因此,对于刘都统来说,县长张牧之最多是占了点自己贸易上的便宜,但黄四郎却是卧榻之下的心腹大患。
 

 

所以,如果我们换做刘都统的视角,来看待县长与黄四郎之间的这一场博弈,就会明白刘都统的最佳博弈策略,就是坐山观虎斗。一方面借助县长张牧之削弱黄四郎,另一方面则在过程中学习与黄四郎斗争的经验。
 

刘都统麾下郭旅长的骑兵,并没有如黄四郎所愿,在三天之内如期到达,也是情理之中。

 

对此,电影中也给与了验证,张麻子第一天发银子,第二天发枪,第三天带着一群鹅去碉楼........直到第四天,鹅城众人一起瓜分了黄家的财产,郭旅长的骑兵仍然还在路上悠然.....

 

所以,从宏观的战略角度,如果没有刘都统的放水,郭旅长的骑兵一旦如期而至,县长张牧之根本没有机会在这一局端了黄四郎在鹅城的碉楼,他只能选择继续“忍耐”。

 

 

好了,讲了为什么会赢,那么在接下来则具体说明张麻子通过什么方式来赢。

 

虽然刘都统的部队不会入鹅城替黄四郎战斗,但是县长张牧之在山里的部队虽然近在咫尺,但也很难调入鹅城,说白了,大家在鹅城之外的所有动作,都是在给自己壮声势。

 

因此,鹅城这一战本质上,是要让鹅城内部的各股势力进行站队,使自己一方获得多数人的支持,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鹅城之内,中间势力分为两股,一股是偏向于县长的城南两大家族,一股是偏向于黄四郎的团练武智冲。

 

因此,根据这两股势力,县长张牧之的动作也是不一样的。

 

针对于希望能够将位置传给儿子的城南两大家族,县长许诺踹下黄四郎碉楼之后,把两把椅子给他们的儿子,是收买他们最好的手段。

 

 

针对于还指望继续在鹅城耀武扬威的武智冲来说,一方面进行极限施压,另一方面许诺既往不咎,继续让他们拥有铁杆庄稼,使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则是最有效的手段。

 

 

因此,随着郭旅长的骑兵迟迟不到,以及县长张牧之撒了银子撒了枪,看准风向的城南两大家族公开表示鹅城不堪再摘,武智冲们也搬出了黄家碉楼辞退了黄家的下人。
 

要知道,城南两大家族和武智冲们的站队,才是县长张牧之能够取得多数的关键,毕竟这帮人掌控了鹅城的各个方面。

 

而且,鹅城这一战并不是比拼武力,是看哪一方能够在舆论占据上风,获得更多人支持的一方,最终依靠民心和民意击溃对方。

 

 

所以,县长张牧之宣传领域上的最佳策略是:
 

1. 大书特书黄四郎安排世纪大盗张麻子,勒索绑架城南两大家族,然后将赎金揣进了自己的腰包;或

 

2. 在大书特书鹅城金融危机的时候,黄四郎联合刘都统把武智冲们搜刮得裤衩都不剩了,全靠县长力挽狂澜。

 

这样,才能收拢更多的城南两大家族以及更多的武智冲站在县长这一边。

 

之后,再通过高密度的打子弹,迫使控制着县长在鹅城队伍的花姐和老三们交出“赝品”,跟着县长一起砥砺奋进,赶在刘都统可能的干涉之前,大家一起直接端掉黄四郎的碉楼,取得最终的胜利。

 

 

虽然,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背后,是大量不得不为之的妥协与隐忍,以及近乎众叛亲离的处境和孤独。
 

但张牧之们还是选择背负他的历史使命,继续向下一站进发。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歪嘴和尚强念经 下一篇:“伪日”品牌正席卷神州大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