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9 12:28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海外风云
说起中国造车第一大忽悠,大部分人会认为是贾跃亭。
其实,在贾跃亭之前,还有一个大忽悠,就青年汽车的创始人庞青年。
如果说庞青年是中国造车第二大忽悠,贾跃亭绝对不敢认第一。
贾跃亭虽然还在张罗他的法拉第未来,但人已遁走美国;
庞青年虽然已造车梦碎,但在国内依然安然无恙。
让人称奇的是,在十年之内,庞青年骗翻了几个地市的政府,还逼到一个官员自杀。
但他依然能来去自由,那么,庞青年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一、
 
1958年,庞青年在浙江台州出生。
庞青年从小放过牛,卖过茶叶,开过拖拉机,基本上能干的活,他都干过。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神话大地,21岁的庞青年,不甘人后,创办了一个生产胶袋的小工厂。
经过几年的经营,小胶袋厂每年能做到60多万的营业额,庞青年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自行车成为了80年代人们的结婚四大件。
精明的庞青年,看到了自行车轮胎的商机。

图片

 

你是否在抱怨人生艰难,小人处处?

是看走眼、爱错人、上错船、生错种、算错命了吗?

改变自己,命运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面貌。

让已经发生的坎坷扭转,

让还未发生的隐患消除,让身边的小人变成贵人。

 

1986年,庞青年投资26万元,成立了浙江磐安橡胶厂,专门生产自行车轮胎,很快就成为了凤凰和永久自行车的供应商。
图片
7年之后,庞青年成立了浙江杭通集团。那个时候,他将目光瞄准在利润更高的汽车轮胎行业。
关注到汽车,庞青年发现:以前一个县委书记,能配一台吉普车就很满足了;但是,当时县委书记都想有一台桑塔纳。

 


 
庞青年认为,人们对高档汽车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一不做二不休,1995年,庞青年干脆自筹了1.2亿元资金,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合资,在浙江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厂。

图片

 

他本是帝都顶级豪门陈家的子孙,

一入赘,却是跳进了万丈深渊,

妻子那么优秀,嫁给他这种废物。

时间久了,他渐渐的明白......

 

工厂的技术有限,只能使用北方公司引进的德国尼奥普兰车型。由于车型较旧,技术落后,庞青年干了四年,换了四个厂长,只生产出8台客车。
客户来考察买车,刚好下起了雨,看到新生产好的8台车,有5台都漏风漏雨,就打消了购买的念头。
8台新车砸在了手里,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厂走向了破产的边缘。
是认输赔钱离场?还是继续豪赌造车梦?庞青年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二、
 
最先认赔离场的是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庞青年不得不想办法筹集900万元,收购了这部分股权。
1999年,不服输的庞青年,带着两个员工,来到德国尼奥普兰公司洽谈合作。
看到尼奥普兰公司现代化的工厂和漂亮的客车,庞青年和他的两个小伙伴,都惊呆了。
这一次,他带回了德国的先进技术。
2000年,庞青年成立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再次冲击中国的高档客车市场。
图片
2001年11月,在万众期待下,庞青年的第一款豪华客户“欧洲之星”下线。
庞青年喜不自胜,对外宣称:这是我生产的车,是世界上最好最漂亮的车。
果然,这款售价200万的豪华客车,一炮打响。
图片
青年汽车的“欧洲之星”
随后,庞青年组建了青年汽车集团,在豪华客车市场遥遥领先,一度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
2006年,青年汽车拿到了北京2008年奥运800辆客车中的600辆,几乎垄断了300万以上的豪华客车。
自此,庞青年带着青年汽车,走上了高光时刻,其客车一年销量达到了5000辆,销售额做到了18亿。
大获成功的庞青年,不再满足于生产客车,他将目光投向市场更为庞大的个人乘用车。
为了获得轿车生产资格,2004年的时候,庞青年收购了负债累累的贵航云雀汽车。
2006年,为了引进生产轿车的技术,庞青年如法炮制,和当年引进德国技术一样,与英国莲花汽车工程公司展开技术合作。
至此,贵航云雀汽车更名为贵航青年莲花汽车,不仅利用了莲花汽车的技术,还蹭到了莲花汽车的知名度。
2008年,青年莲花第一款轿车竞速上市;2009年,青年莲花第二款车莲花L3上市。
图片
庞青年如同当年第一款客车上市时,信心满满地忽悠道:将来莲花一半的产量都要出口到欧洲,我绝对不会愁我的车卖不掉,因为我有这样的品质和优势,想不成功都难。
庞青年吹得连自己都信了,话音刚落,立马宣布要在山东、贵州、杭州等地开设新厂,以达到5年内50万辆的产能。
但庞青年始终有个心头大患,那就是青年汽车与莲花汽车工程公司的技术合作,只有5年时间。
如果在2011年合作到期之前,青年汽车没有自己的造车技术,一旦莲花汽车工程公司终止合作,青年莲花汽车面临崩盘的危险。
庞青年没有了退路,只能一往无前,拿着5亿元,进行了一场生死豪赌。
 
三、
 
庞青年一早就看中了临近暮年的萨博汽车,当时,萨博汽车在通用汽车旗下苟延残喘。
青年汽车多次向萨博汽车抛出橄榄枝,甚至从萨博汽车下单购买汽车以及让渡过贷款,但控股股东通用汽车一直从中作梗,就是不卖给青年汽车。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通用汽车破产重整。两年之后,朝不保夕的萨博汽车,最终被出售给瑞典世爵汽车。
庞青年被迫与世爵汽车坐上谈判桌,一波三折之后,花了5亿元的青年汽车,只得到了萨博汽车没有量产、没有专利技术、仅能算作图纸的“凤凰”平台。
汽车专利技术上的失利,却没有阻止庞青年与政府合作,继续扩大产能的脚步。
图片
2010年,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达成合作,在石嘴山投资267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和51万台大型发动机的项目。
作为交换条件,石嘴山市让石嘴山矿业与青年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国马科技,青年汽车占股70%,而石嘴山矿业的纪委书记马旭辉任副总经理,庞青年任董事长和总经理。
随后,石嘴山将4亿吨煤炭的资源划拨给国马科技。

2011年8月18日,青年汽车如法炮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莲花乘用车,计划投资90亿元,计划总共年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

双方协议约定,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6亿吨煤炭资源。

然而,此时的青年汽车,在收购萨博汽车中元气大伤,再加上其客车、卡车和莲花汽车的盈利并不理想,根本无法支持大规模的投资。

相反,青年汽车早已资金链异常紧张。

庞青年将国马科技的矿厂转卖给别人,从中套现近10亿,全部被划走到青年汽车。

事情败露之后,石嘴山项目停摆,建到一半的厂房杂草丛生。国马科技虽然两年内收入高达9亿元,却发不出工资。

图片
青年汽车石嘴山基地

万般无奈之下,马旭辉上任总经理接手烂摊子,但仍然解决不了国马科技的问题,不堪压力身患抑郁症,以自杀结束了生命。

2014年,青年汽车的人从石嘴山撤出,庞青年全身而退。

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同样没有实质进展,未拿到手的煤炭资源,却已经预先转售,这让青年汽车陷入无尽的官司之中。

除此之外,庞青年还在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签约,最后全部无疾而终。

走到这一步,庞青年个人已经信用破产,与政府签约合作,不再是为了扩大产能,而是为了骗取资源,然后圈钱以让垂死挣扎的青年汽车活下去。

 

四、

 

2014年之后,青年莲花汽车再没有新车型上市,销售崩塌,经销商纷纷退网。

青年莲花大规模停产后,庞青年不得不重回客车主业。

但他发现,经过多年折腾,青年汽车在纯电客车技术落后,难与对手正面竞争。

庞青年又另辟蹊径,全面押注水氢能源客车,这是他翻身的最后一线希望。

青年汽车通过旗下的南通百应,研发出了氢能源电池,庞青年如获至宝,对外说:青年汽车自行发明研制的动力电池,很可能会带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可是我们自己发明的电池,全世界都没有。

图片

2018年,庞青年就拿到了南阳市72台氢能源公交车,合计8640万元。这笔订单,让青年汽车金华的基地得以短时间运转。

为了获得更多资源,庞青年又宣布要在南阳投资81亿元,圈地1000亩。

2019年5月,一则青年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的消息,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面对外界的质疑,庞青年接受采访时依然大力鼓吹:青年水氢车使用特殊催化材料,将水制成氢气,然后氢经过燃烧产生电能,从而驱动汽车前行。所以青年水氢车既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要加水,续航里程可以达到500公里,轿车可以达到1000公里。

为了平息外界的质疑,庞青年搞了一个样品车实验。

面对记者们的各种疑问,庞青年大言不惭地说:加一升水可以跑一公里,冰、雪、河水、黑水、污水、自来水都能用,但它排出来的就是矿泉水。

图片
庞青年现场翻车

为了见证汽车能排出自来水,庞青年让工作人员启动汽车,但记者们等待了一个下午,也没有见到一滴水从排水管出来。

面对大型翻车现场,庞青年不再做任何解释,面对压力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尴尬地说是里面的水管堵塞了。

这场违反能量守恒定律,“水制成氢、氢燃烧成水”的永动机闹剧,很快就草草收场了。

庞青年在南阳的投资再次无疾而终,青年汽车也没有在南阳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好处。

失去了南阳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庞青年再也忽悠不下去了。

2020年10月,青年汽车所在地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对青年汽车启动预重整。

2021年1月15日,青年汽车与1500名员工统一解除了劳动合同,

2021年2月7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对青年汽车破产清算的申请,并指定了三家律所担任青年汽车破产临时管理人。

庞青年想通过水氢能源汽车,借尸还魂的如意算盘落空,青年汽车这个千年老妖终于倒下了。

 

五、

 

庞青年的确有一个造车梦想,这个梦想支撑着他从轮胎转向客车,再从客车转向轿车。

然而梦想太大,个人能力难以支撑的时候,庞青年就不再是创业,而是豪赌。

赌博的窟窿越捅越大,他只能铤而走险,通过忽悠和欺骗,来苟延残喘。

一个在青年汽车工作多年的员工,评价庞青年说:他是想圈钱,但圈钱的目的还是为了造车。

如果不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人的话,或许这是对庞青年最好的诠释。

但是,野心家的故事来了又去,一地鸡毛过后,买单的永远是当地的百姓,员工和供应商。

一个庞青年倒下了,还有无数个庞青年前仆后继,继续述说着他们的梦想!

   庞青年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人生发财靠康波,到底啥是康波?北京交易所为 下一篇:虚拟币为何屡禁不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