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7 14:21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去年年底拜登胜选之后,政事堂在一系列的文章中,做过几个以拜登四年为计的大周期判断。

 

其中看空的资本领域,既有“偏右”的白酒,也有“偏左”的新能源。

 

就像政事堂在特朗普上台后做出“19年原油不买跌,20年原油不买涨”的大周期预测,在2020年1月初的大分水岭兑现。2021年1月初,拜登取得决定性胜利的那一天,也很可能是未来四年大部分白酒和新能源的历史最高点。

 

当然,看空并不是一刀切的,其中也给出了一些例外。

 

譬如绑定了贵州财政的某茅,以及一些赚新能源势力钱的产业链(尤其是平台),政事堂在对行业看空的大背景之下,却对他们给出了跑赢通胀的评级。

 

只是这种一边看空,一边又不看空的行为,让多与空的信仰者,都视我为“异端”。

 

不过,在历史进程的面前,“信仰”往往都是很脆弱的。

 

拜登上台后必然会搞“推恩令”的阳谋,其一系列的举动,以及对举动的预期,都将对其他各国的秩序进行肢解,并重新建立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全球都会受到影响,只是各国根据国力轻重不同。

 

传到至中国,代表着秩序传统,对内“右”的旧势力(不仅限于白酒)会遭遇保守意识形态瓦解的危机;

 

同样,代表着进步挑战,对外“左”的新势力(不仅限于新能源),将不得不直面全球化的残酷市场竞争。

 

可以说,未来四年,相比于“对内左”(譬如文娱)和“对外右”(譬如稀土)行业的大把机会,大部分“对内右”(譬如白酒)和“对外左”(譬如新能源)的行业,都将面临保护机制消失的危机。

 

当然,危机的行业并不是一刀切,建立起护城河门槛和垄断地位的,往往能够渡过此劫。

 

换个说法,那就是:

 

当美国怀疑你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你最好真的有。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环球时报的社评,中美新关系的定调 下一篇:拜登、旧巨头与新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