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7 11:01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拜登哈里斯政府未来四年全球经济策略的主线终于出炉。

 

在今天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今天举办的线上会议上,美财长耶伦表示,她正在与G20集团合作,以制定“全球最低税率”。

 

也就是说,拜哈政府不仅在推动美国加税,还将要求全球各主要经济体交出税收政策主权。

 

当然,让渡财税主权也并非没有代价。

 

就像德法要求欧盟国家放弃货币政策主权的同时,不得不对英意西等主要经济体进行大量的妥协,此次要进行全球财政改革的拜哈政府,也将不得不对各主要经济体进行妥协。

 

所以,就像耶伦今天放出的超级鸽言论那样,对华政策软的一塌糊涂。

美国和中国“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地方合作”,但只在“必须对抗的地方对抗”。”

 

而这背后,也多要感谢瞎搞的特朗普。

 

2017年,特朗普一上台,就将美国的企业税从35%大幅下调至21%,随后又将海外利润汇回税从35%降低至最低8%。

 

在特朗普的减税带动之下,全球都在开启“减税降费”与美国争夺全球资本,导致了全球资本家们的财富迅速累积,让全球经济形势一片大好,贫富差距迅速扩大。

 

当然,所有的吹泡泡都是有代价的,各国竞相减税与对跨国资本的妥协,使得资本在与政府的博弈中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而且,各国财政都在特朗普时代被搞得千疮百孔。

 

尤其是特朗普最后一年爆发的全球疫情,虽然让各国政府的权威得以加强,但是因为救疫而承担的财政负担,也让无数的国家濒临财政破产。

 

可以说,除了中国等极少数在特朗普四年坚定执行去杠杆的国家,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都需要通过大幅加税并扩大收入来源,来避免政府财政的破产。

 

因此,就像中国政府先是在去年6月迫使金融机构让利1.5万亿,然后又对互联网巨头们举起了反垄断与罚款。从美国到其他各主要经济体,任何一个称职的“县长”,都会为了民众的利益,把刀挥向各自家里的“黄老爷”们。

 

而带头大哥的美国,受困于囚徒困境,更是必须迫使主要经济体跟随自己一起加税,否则跨国资本面对“加税”,必然会主动流至全球税率最低的地方,届时,反而为他人做了嫁衣。

 

只不过美国如今的尴尬之处,就在于特朗普四年把能够使用的货币政策基本上都用完了,进行全球潮汐收购的时候能够腾挪的空间特别小,只能把宝压在了财政收割上面。

 

这也使得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主要经济体,在跟美国谈判与交涉的过程中底气特别的足,大家不仅可以对内发动舆论把加税的锅扣在美国的身上,还可以迫使美国接受各国对全球的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和数据税。

 

考虑到机制与人性的不变,中国的故事很可能随着新冠爆发的节奏,在美国上演。

 

 

民主党虽然支持科技巨头,但是拜哈政府为了让各主要经济体渡税收政策主权,有可能在一系列的博弈与交换之后,默许世界各国政府对美国的科技巨头们动刀,一边反垄断一边征收数字税。

 

随着全世界政府的联合起来,谷歌、脸书、苹果等“哼着马赛曲”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们,就算不会被“补税”,也得承担越来越高的税收与生产成本。

 

而也只有这样,制定了“全球最低税率”,拜哈政府针对底层民众推行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和基建计划,才有机会得以推行,才有机会遏制和减缓自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贫富差距的迅速扩大。

 

把时间拉长,为了这一计划能够实现,那么就像中印之间的一笑泯恩仇,以耶伦为代表的美国财税大佬们,也将主动推动拜哈政府与我们关系的回暖,让我们在意识形态的大围剿之前,迎来一段相对舒服的国际博弈环境。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2021,由守转攻 下一篇:风起波斯高原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