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5 09:51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1821年,奥斯曼帝国麾下爆发希腊起义,起义迅速蔓延至巴尔干半岛。

 

“为了希腊人民的解放”,英法俄三国不仅为希腊提供了大量的贷款与军事援助,派遣陆军替希腊镇守要塞,甚至组建联合舰队重创土耳其海军。

 

英法俄三个死对头在解放希腊人民的问题上能够协调一致,并不奇怪,在地中海的另一侧,当时仍为奥斯曼所统治下的埃及,法国出兵征服、英国扶持马穆鲁克贵族,一顿折腾下来,也从奥斯曼帝国中脱离。

 

就像后来的美国只热衷于海湾地区的人权,却对非洲无视那样,虽然奥斯曼帝国的疆域极其广泛,但因为欧洲的维度过高,有足够阳光能够种植棉花的地区,只有巴尔干和埃及。

 

 

为了争夺工业革命最重要原料的棉花,列强们翻脸比翻书还快,既可以高举人权与自由的大旗解放巴尔干各民族,也可以与埃及践踏人权的奴隶主马穆鲁克称兄道弟。

 

同样,一百多年之后,为了满足第二次工业革命需要的石油,取代了英法成为全球霸主的美国,既可以高举人权大旗杀掉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民选总统,也可以与沙特阿联酋世袭的王爷们亲如兄弟。

 

失去了巴尔干和埃及的棉花产地,没有了工业革命的原料,令欧洲匍匐了数个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如土鸡瓦狗般的分裂,缩水成为了我们口中的“哈士奇”。

 

 

而七八十年代让中国东北与韩国羡慕的工业化强国朝鲜,随着苏联的解体,丧失了稳定的石油来源,直接被打回农业社会,面对大饥荒不得不进行苦难进军。

 

石油对于工业孵化出的资本,就像咕噜对于魔戒那样,一旦失去就会迅速衰败,而一旦用上,就会迸发出痴迷的欲望。

 

小布什挑起的反恐战争打了20年,奥巴马搞的阿拉伯之春让十余个国家政权震荡,上千万人沦为难民。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工业命脉的油气资源。

 

所以,几天之后,掌握了权力之后的拜登,就会一边签署《乌克兰安全伙伴关系法案》,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遏制通向德国的北溪2,一边签署对伊朗的解除制裁,恢复对德法的石油供给。

 

背后,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拜登政府在利用能源进行全球局势的再洗牌,过程中逐步恢复美国对全球的掌控力。

 

不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人类从第一次工业革命迈向第二次工业革命,棉花代表的纺织工业在GDP的比重逐步降低,石油代表的化工机械将棉花取代。

 

同样,随着人类从第二次工业革命迈向信息化革命,石化在全球经济的占比逐步降低,数据正在取代石油成为生产最重要的原材料。

 

就像最近特斯拉事故之后,特斯拉提供的驾驶数据,能够精准到司机每一秒的操作,很多人才发现,特斯拉的车主们成为了替特斯拉神经网络测试的小白鼠。

 

凭借着这些数据的累积,特斯拉不仅能不断升级自动驾驶,而且所有车主的驾驶习惯和性格也都被详细的记录下来。

 

未来,根本不需要什么车险的精算师和销售员,特斯拉的系统就能判定汽车驾驶事故的概率,自己做保险干掉庞大的中间商。

 

同样,车辆的损耗与事故也会被全面的系统记载,以评估车辆的减值,未来连号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二手车商,也会被大数据所消灭。

 

未来,数据会取代棉花和石油,成为新的资本主义发展所需要的资源。

 

 

因此,那些能够源源不断产出大量数据的机构,也会成为未来的奥斯曼帝国和阿拉伯国家联盟,因为怀璧其罪,沦为大国博弈的沙盘。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拜登的气候峰会:环保的背后是什么? 下一篇:收租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