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2 09:22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近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已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90%以上。随着驻阿最大军事基地的放弃,美国已实质上结束了这场“最漫长的战争”。

 

伴随着美军大踏步的撤退,塔利班也在大踏步的扩张领土,失去北约庇护的阿富汗政府军面临崩溃的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塔利班发言人对外表态,欢迎中国投资阿富汗重建,并作出承诺,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去攻击中国等国家。

 

 

一时之间,主流舆论纷纷认为塔利班是我们的好朋友,欢呼帝国坟场对美帝的放血与打击。

 

对此,政事堂认为,阿富汗的局势不能盲目的乐观。

 

塔利班接下来将是我们跟美国在接下来四年,最重要的一个赛场,我们很有可能将不得不投入巨大的精力与资源与美国搏杀。

 

这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帝国坟场”以及欧亚大陆的中心岛,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革命党”上台,都会对邻国造成巨大的冲击。

 

一方面,作为推翻了政府的革命党,需要不断的去树立敌人,不断的去获取胜利,这样才能确保内部的团结和国内改革的推进。

 

而这种树敌往往都是“不自量力”的。

 

看看我们的邻国,朝鲜建国之后旋即南征韩国,引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印度建国、越南统一之后,更是先后作死,引发了东方某大国的两场自卫反击战。

 

“远交近攻”的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都被揍得鼻青脸肿。

 

教员调侃自己想了十天十夜也没想明白的背后,是这些意识形态浓郁的初创国家,面对国内复杂纷乱的局势,哪怕以卵击石,也不得不打出去,转移矛盾。

 

不要觉得连美军都揍跑了的塔利班有谁不敢打,能不能打赢是一回事儿,必须对外输出危机是另一回事儿。

 

根据历史的惯性,政事堂判断,随着美军的撤退,阿富汗政府的垮台后,用不了多久,塔利班就得(在邻国之中)寻求新的敌人。

 

而另一方面,作为即将“赶考”的执政党,想要在夺取政权后维系稳定,又必须依赖超级大国源源不断的战略投资。

 

就像二战一片凋零之下,西欧和东欧分别在“马歇尔计划”、“莫洛托夫计划”之下迅速复苏。

 

朝鲜战争爆发后,日韩依赖美国的产业转移迅速从战争的废墟中崛起,中国拿到了156个援建项目完成了初步的工业化,朝鲜在苏联的免费石油供给之下,生活水平更是一度超过韩国。

 

对照历史,未来塔利班在击败阿富汗政府,取得了政权之后,也需要寻找愿意投资的金主爸爸们的投资,将满目创伤的阿富汗迅速重建,完成其执政的合法性。

 

一方面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需要继续对外扩张,另一方面经济基础又决定上层建筑,需要投资重建。

 

看看我们的周围,朝鲜、越南、印度、伊朗、以及........近代历史无数次的告诉了我们,军事与经济政策大概率要合流,完成革命的新政府,都会习惯通过对外动武,向金主爸爸交投名状,换取巨额的投资实现产业升级。

 

在这个历史背景之下,我们再来看拜登的阿富汗撤军。

 

这是“逢特必反”的拜登政府,近乎唯一原封不动执行的特朗普政府政策,说明这个政策一定能配合拜登政府“重返亚太”的战略主线。

 

再看看中国外交部几个月前后发先至,主打的新疆棉,以及最近拜登政府频频高举的人权大旗,谈论新疆问题,能够很清楚的猜到,拜登是准备以新疆作为他打击我们的突破点。

 

政策组合起来才能发挥威力。

 

美国可以通过强大的宣传工具,鼓吹中国与伊斯兰教的矛盾冲突,促使有原教旨信仰的塔利班在夺取全国后,高举“解放大旗”,向中国的西北输出矛盾。

 

回顾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这种宗教的力量一旦迸发,当地政府与王室都是刹不住车的,尤其是对于虔诚的塔利班组织来说,其天然的“传教”心理更是会促使其不断的对外输出。

 

而这一轮,输出的资金方面也不缺的。

 

去年疫情对于全球的保守力量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以阿拉伯王室为代表的海湾金主爸爸们,也很愿意掏钱将国内的激进分子礼送出境,并支持他们寻找王室以外的敌人,以防止阿拉伯之春在国内的再次爆发。

 

这就使得内部派系林立的塔利班,也有可能下决心一边倒向美国及其盟友,在金主爸爸的支持和宗教的狂热之下,最终拍板,搞一出“抗中援突”。 

 

所以看似美国是在狼狈逃离阿富汗,但实际上,压力已经转移到了我们的肩上,这也是最近几年我们在阿富汗问题上越来越关注和投入的根源。

 

当然,我们也不必过于担心。

 

虽然局势很不好,但我们却握着主动权,因为现在的阿富汗就跟解放战争时期的局势很像。

 

桌面之下,中美之于阿富汗,颇似当年苏美之于中国,桌面之上,政府军与塔利班就像国共之间。

 

牌是明的,大家比拼的,更多是效率。

 

当年美国国内还在内部争论协调的时候,苏联已经给予了明确的押注,巨大的投资预期,使得原本复杂局势,瞬间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

 

 

 

拜登是想搞乱我们的西北,但是奈何国内的共和党和军工集团没那么好说话,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协调。

 

所以政事堂判断,我们考虑到拜登必然要打的西北牌,虽然明知未来有风险,也会利用投资预期,主导战后重建,促使逐鹿中原的阿富汗向我们靠拢。

 

利用体制的优势,挫败拜登政府的人权与新疆图谋。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中国真正的“中产阶级”何在? 下一篇:我们不急,塔利班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