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9 09:44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1889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一名叫做乔治布朗热的将军,引爆了一场巨大的政治危机。

 

这位极受法国人民欢迎的将军在被解除职务之后,凭借民众的广泛支持,突然发出“解散议会、修订宪法、制宪议会”的口号,威胁发动政变,意图建立一个胖揍德国的军政府。

 

可奇怪的是,原本声势极其浩大的布朗热却像一百多年后的特朗普那样,瞬间就突然被法国的资本家们所抛弃,连带着支持他的波拿巴派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最终,伴随着法国的“走向共和”,那个在拿破仑带领下,18天攻入柏林的高卢雄鸡,半个世纪之后,被小胡子36天兵不血刃拿下了巴黎。

 

图片

 

两天前,原法属殖民地的几内亚发生了军事政变,本应重复的历史,却在这里转了一个弯。

 

曾混迹法国外籍军团的马马迪·杜姆布亚被总统阿尔法·孔戴解除职务后,率领着一群小兄弟发动军事政变,竟然控制了总统,宣布成立军政府。

 

图片

 

由于中国在几内亚拥有着巨大的铝矿和铁矿投资,而美国刚经历了阿富汗的丧家之犬,又在天津吃了顿狗不理。

 

在加上政变军官与美国军情系统有着一些过往,使得几内亚政变很容易被理解成为美国针对中国的一次定点打击。

 

图片

 

由于情况比较复杂,今天就跟大家一起来一次推演。

 

关于几内亚的介绍网上很多,介于篇幅,这里就不复制粘贴了

 

首先,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泛滥,像几内亚这样落后的资源国,几乎无可避免会面临类似的冲击。

 

 

没有填饱肚子的粮食,没有自己自足的能源,甚至没有专业的中央银行放水和成熟的银行家们从国际市场借债,穷的只剩下矿的资源国们,政府只能刀口向内。

 

所以,几内亚在新冠后遭遇财政濒临崩溃,孔戴政府就不得不提升食品和燃油的价格,以削减政府开支。

 

可就像法国油价涨了点,就会闹出“黄马甲”那样,几内亚同时提升了食品和燃油价格,必然将底层民众和中产都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

 

图片

 

在这个失去民心的时候,总统继续刀口向内,继续削减各项开支,自然就会引发军部和保守势力的不满,把一个特种部队的军官推到了台前,搞了个政变。

 

所以,第二点我们要明白,我们未来的谈判对象绝不是一小撮分子,而是政治利益集团,就像阿富汗新政府急于寻求我们的认可那样,主动权在我们的手里。

 

第三,我们再从法国的历史,看美国在此事中扮演了什么。

 

几内亚的原宗主国法国,在1889年布朗热政变时,选了另一条路。

 

虽然法国当时的内部矛盾极大,之前还爆发了巴黎公社,可是随着1880年开始了大规模的海外殖民扩张,并在1884年列强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上,分赃拿到了几内亚和刚果等广大的非洲地区。

 

有了庞大的殖民地,真正决定法国命运的资本家们,迅速从支持夺回阿尔萨斯洛林的拿破仑/布朗热(陆权),转向了海外殖民扩张的第三共和国(海权)。

 

而凭借着非洲大量的矿产资源,法国也赶上了工业革命,通过高速的发展解决了国内分配不均的问题。

 

这就是当年克林顿对阵老布什时说的那句,“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

 

图片

 

1992年,决定美国命运的资本家,看到东欧剧变后的巨大红利,果断抛弃了那个带领着他们灭掉了半个世纪老对手苏联、打赢了海湾战争的老布什,选择了全球化(殖民)扩张的克林顿。

 

如今,躺着打赢了特朗普的拜登,G7会议上与西方列强们一起提出的Build Back Better World计划,就是一次拜登版的柏林会议,用全球分赃以实现西方七国集团从疫情的冲击中走出来。

 

因此政事堂看来,如果美国在几内亚政变中毫无作为的话,根本就不配当全球老大。

 

理解了这些背景之后,我们再来看此次政变对中国利益的影响。

 

首先,先从几内亚方面来看。

 

政变的是政治团体而不是一小撮武装分子,他们即使政变成功之后,也必须要接过前政府的烂摊子,更需要对那些支持自己政变的团体分肥。

 

这时,他们不仅需要五个大善人在联合国对他们的背书,也需要借到足够政府运转的资金,以及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的粮食、石油以及军火。

 

要不然,国际社会的不认可,国内缺乏食物、物价飞涨,盟友分崩离析,很快就会让新的野心家试图对他们取而代之。

 

所以呢,政变团队不仅不会损害投资者的信心,还会积极主动向投资的大善人们表示原合同继续履行,甚至希望尽快能谈一些能短期见钱的新合同。

 

不要怀疑,哪怕当年日军都攻陷南京和武汉了,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仍然还在支付对清政府对日本欠下的庚子赔款。

 

其次,从几内亚的原宗主国法国来看。

 

作为重点殖民非洲的法国,手握非洲众多国家的经济命脉,甚至可以主导一些国家的政府更迭。

 

对于他们来说,武装政变啥的都是家常菜,也会经常根据自身的利益,选择扶持甚至剿灭那些政变武装。

 

但是有一点法国人是明确的,那就是绝不能让政变武装开先例,撕毁前政府签署的经济合同。

 

否则此例一开,所有的非洲国家都可以搞个政变,然后就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届时,损失最严重的就是法国。

 

所以,法国在保障中国已有的投资利益的方面,是坚决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同样,别看同盟国和协约国在二战之中结下了死仇,但是在战后赔款的问题上,列强们却穿起了一条裤子,愣是把战争赔款硬改成了劳务性赔偿,让那些被侵略的国家拿不到多少赔偿额。

 

最后,从美国的角度来看。

 

如几内亚这样的政变,很多时候更类似于一种洗牌,对于列强们来说,不断走马灯式的更换政府,或者迫使原政府请求列强的“调停”,才对列强们签署经济协议时更加有利。

 

而美国的资本家们把拜登硬推上来,跟当年硬推克林顿,以及法国资本家做掉布朗热有着巨大的相似,都是为了资本的全球扩张。

 

未来,如几内亚这样全球落后国家的政府崩溃应该是常态,甚至如引爆欧债危机的希腊,也会比10年前的更多。

 

因此,就像克林顿拉着北约盟友分赃巴尔干和东欧,小布什拉着小伙伴们瓜分中东,奥巴马拉着亚洲盟友试图瓜分南海,本轮拜登的Build Back Better World全球大分赃,美国一定会抢占分赃的主导权。

 

而对于我们来说,为了避免内卷引发几内亚式的问题,对内我们把猪肉砸穿了地板价,对外也必须学习法国和美国,拿到更多的全球合作,并尽可能的获取分配的主导权。

 

美国虽然会像法国那样尊重中国的既得利益,但是必然会拉着盟友们,去抢我们的新增蛋糕,用最大的努力来挤占中国在非洲的合作与建设的发展空间。

 

所以接下来,我们跟美国在合作之下的明争暗斗,一定少不了。

 

最大的区别,2017年之前,南海还是被分肉的对象,而如今从疫情中率先走出来的我们,将跟美国在全球斗的你来我往。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塔利班决战潘杰希尔,中美会猎太平洋 下一篇:长沙低房价与湖南省大战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