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06 17:48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财主家的自留地

自从像贝壳这样的“标准货币”出现之后:

有了钱,你就能吃饱饭,而且可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有了钱,你就能穿锦衣华服,花枝招展随你喜欢;

有了钱,你就不用出卖青春血汗乃至生命而为别人辛苦劳作血泪交加;

有了钱你就可以去环球旅游,有了钱你想读书就读书,想上天就上天,想入地就入地……

最现实的,有了钱你更可以天天坐在家里玩游戏、泡妹妹(哥哥),还有吃有喝有花的,那小日子过得,怎一个“滋润”了得?

鉴于货币诞生以来就担负着财富衡量的标准,是一个人权利、地位以及实物购买力的象征,所以有人总结就说:

“有钱的就是上帝,有钱的就是大爷”!

就在贝壳货币还在通行的时候,咱中国《周易.震》中就记载了“亿丧贝”、“意(亿)无丧”之类的话,展示了商人们日夜盘算财利得失的心理状态。到了秦汉时代,大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引述当时流行语“千金之子不死于市”,说明了钱可以买命的道理,并且特别指出“人富而仁义附焉”。

意思是说,有钱了你就有仁义了、有道德了。

在《吕氏春秋.去宥》中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有这么一个人,真是喜欢钱啊,大白天的闯入金店里,抱了一块金子就跑。

毫不意外的是,这老兄当场被捉。

于是就有人问他,那么多人呢,你咋就敢去拿了金子就走?

这位老兄的回答很诚实,也很雷人,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他说:“我哪里看得到人呢,我就看见金子了!”

用马克思老人家的科学观点来看,货币必须是拥有价值的实物商品,货币具有五种基本功能:

价值尺度;

流通手段;

支付手段;

贮藏手段;

世界货币。

图片

其实这位愤青鼻祖长得还行
 
也不晓得是翻译者的学问太深还是咋地,马克思老人家的话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迄今还是“专业术语”,一般人不太明白,所以我就对这五种功能给您进行一个通俗的解释。
“价值尺度”嘛,就是用一个数字来衡量一个产品究竟值多少钱。
比方说你去北京街头的馒头店,1个雪白的大馒头要5角钱,这就是它的价值,如果你去号称“京城四大傻(蹦迪、泡吧、吃龙虾、逛燕莎)”之一的北京燕莎友谊商城,1件内衣要卖1万元,这就意味着,那件内衣的价值是这个馒头的2万倍——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就是人民币这个时候的价值判断标准。

图片

 
 
“流通手段”,简单来说就是买东西的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钱才能买东西,有钱商品才能流通,有钱才是大爷——可不嘛,没钱,没钱那你还流通个什么劲儿啊?
“支付手段”比较复杂一点,就是你用来支付的方式。
比方说你很阔气,大学毕业在北京奋斗了五六年,每个月能挣五六千元人民币,可北京房价这么贵,为了娶媳妇,你只能在距离河北比较近的区域(以能收到“河北移动欢迎你”的短信为准)贷款买了一所“每平米仅售3万元”的房子,榨干了爹妈一辈子的积蓄并且从七大姑八大姨那儿借了一屁股债出了首付——之后在你勒紧裤腰带当“房奴”的过程中,每支付给银行一笔房款,人民币都在执行“支付手段”的功能。

图片

 
 
“储藏手段”的意思是货币可以作为你储藏财富的一种方式。
比方说农民们收获粮食到粮仓,一看满满的,就感觉自己很富裕;牧民们赶着一大群牛羊,也觉得是一笔财富;货币呢,就是说你家里存着这一堆这东西,你会感觉是一大笔财富。

图片

古代储钱柜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理想,但理想与现实总是有一定差距。
比方说在你家的地窖里,藏着成吨的金条、银币,天天让你点数目,你肯定每次下去点的时候都兴致勃勃、兴趣盎然;但如果天天让你在家里数草纸,你肯定就觉得索然寡味、意兴阑珊,这就很典型的说明了货币作为储藏财富手段的功能。
世界货币的意思就是说,货币可以在世界市场上购买国外商品、支付国际收支差额,这是作为社会财富的代表在国与国之间转移时才会产生的一种功能。
 
有人分不清“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这两种功能,这里给你个简单的区分办法:
流通手段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货现钱、钱货两清”;
支付手段呢,就是“欠债还钱,延期支付”,不管方式是“先交钱,后服务”,亦或是“先服务,后交钱”。
看清楚了,在马克思老人家眼里,“钱”必须是某种有相应价值的商品,纸币可不是钱。
尽管马克思老人家非常正确、一贯正确、永远正确,但毕竟马克思老人家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他那个时代,都是金银做货币(所以他才写下“货币天然是金银”的论断),他不晓得现代社会俊杰辈出,聪明才智层出不穷……
这不,我们幸福的新时代,根本没有多少价值含量的纸,照样可以做货币,比方现在最普遍使用的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人民币……
当然,我们给这种纸币起了个名字,叫做“信用货币”,或者是“不兑现纸币”。
听着这“不兑现纸币”或者“信用纸币”这个词,是不是有点犯晕、迷糊、不太理解?
所谓的“不兑现纸币”或者“信用货币”,就是说,这种货币是凭着政府的信用流通,不保证给你兑现多少数量的某种实物商品。
当然,正如在序言中所说,你可以用这部分纸币去市场上买实物,但具体能买到多少,没有人给你保证。比方说非洲的津巴布韦币,2000年的时候,1个面包卖1元,2005年,卖1万元,2008年底,卖1万亿元……

图片

津巴布韦面值100万亿元的货币
 
纸币的本质是政府给民众所打的一种债务欠条——政府借助于中央银行,把一堆纸印上图画,给工作人员发工资,到市场上采购商品,可政府本身是不创造任何实质财富的,所以,每印刷一张钞票,就相当于给老百姓多打了一张欠条,欠条使劲儿的累积,就是我们所谓的货币供应量。
这些债务会被归还么?
当然不会!
如果这些债务都被归还,意味着市场上不会再有任何一张钞票,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你非要问这些债务欠条最终会怎样,那可以100%肯定的告诉你,这些债务欠条的最终途径是归于尘土:
一种可能是旧政权垮台,其纸币不被新政权承认而归于尘土,比方说中国的国共换届导致国民政府货币变废纸;
另一种可能,是某个政权像土耳其政府或津巴布韦政府或委内瑞拉政府或阿根廷政府或巴西政府或俄罗斯政府……那样,搞个1:100万的兑换甚至1:1万亿的兑换,让旧纸币猝死而归于尘土;
最可能的一种,则是慢刀割死人,每一年在原有基础上贬值5%-20%,50年或100年后,其价值也就基本归于尘土。
最后这种情况,就是现代社会每一个政府正在做的事情——以美元为例,自1945年代以来,平均其每年贬值在4%左右。
图片
当代最值得信任的货币——美元
 
这,已经差不多是当今世界各国货币中贬值最慢的了。
归根结底,凭着一个国家政府的信用而发行的纸币,一旦掌管政权的那些人,由于各种原因而丧失了信用,这些纸币的最大作用可能仅限于点火或者做茅厕纸。
可以想象,为什么马克思老人家坚持认为纸币不是钱呢?
简单来说,“信用”这玩意儿是不能储存的,更不能传递,纸币也不具备“储藏手段”的功能。
比方说,不需要什么理由,我现在可以答应和你立一个合同,签字画押,声称给你一亿美元,你肯定乐得嘴巴都要笑歪,但我要在备注里加上一句流行歌歌词“一千年以后”……
你是不是心里恨得立马就想暴打我一顿?
老实说,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是啊,美元现在都被搞得摇摇欲坠了,谁知道能撑几年呢,你居然说1000年以后给我1亿美元,不是给我画饼充饥么?
有一次,在一本资料书上,我见到有人声称人民币也有“储藏手段”的功能,我以为是自己眼看花了,详细一看,人家确实是这么写的。
我想起来许多农村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们,在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累死累活的挣了几百元钱,当时在农村能买一座房子,赶紧藏到箱底里,等到今天拿出来,结果在城市里连个马桶都买不到了。如果这也能被称作“储藏手段”,那津巴布韦币可谓是最好的储藏手段了,一张纸币100万亿元,储存了多少财富啊!
除不能满足“储藏手段”外,一般情况下纯信用货币的纸币也不能够充当“世界货币”的功能——可不嘛,你想想中国宋朝那会儿都出现纸币了,元朝更是完全采用纸币,当时的宋朝人或者元朝人拿着一沓子纸币,你想想到了欧洲能不能换到东西?

就说今天,一个津巴布韦人,拿上一张10万亿元的津巴布韦币,到中国要求来换10万亿元人民币的东西,你同意么?

显然,从马克思定义的标准来说,满足“钱”的所有条件有5个,纸币至少有2个不满足,你说现代纸币这个“钱”名头,是不是有点浪得虚名或者名不符实呢?

进一步发挥一下,假如你是一个小岛的统治者,怎样统治这个岛屿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

当然就是发行货币咯,让人们乖乖的、自愿的为了钱而拼命干活!

但是,怎么发行货币,如何让经济体精妙运行,这可是个技术活儿。

第一步,你应该告诉全体岛民,每个人都必须定期向你纳税,这是他们最神圣的义务,如果谁不纳税,那将会遭到失去自由乃至生命的惩罚;
第二步,你要指定一样东西充当纳税物,这种东西在岛上应该是稀缺的,并非随处可得,而在指定其充当纳税物之前,你应该首先垄断这种东西的大部分供给;
第三步,所有人为了向你纳税,不得不以自己的辛勤劳作来向你换取这种纳税物,纳税物就会扩散到整个岛屿;
第四步,因为这种东西可以充当强制的纳税物,所以人们之间也会逐渐接受以其充当交易的媒介,于是,纳税物就开始在整个岛上充当货币。
然后,整个小岛的经济体系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把小岛换成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把你换成任何一个现代政府,把纳税物给换成纸币,这就是当代各国的经济体系——显然,如果没有强制纳税体系,没有哪个人会愚蠢到接受纸币作为支付标准。
所以,从更深层意义上说,现代纸币根本就是政府隐蔽而又强制的一种征税体系而已,根本算不上真正的钱。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长津湖与水门桥 下一篇:能“拯救”美国的,只有通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