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4 21:26  时政解读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人类的历史上,有一个很有趣的变化,我们从母系社会转向父系社会之后,又在最近几百年实现了男女平等。

 

这个局面并非巧合。

 

在远古时期,由于生存环境恶劣,幼儿死亡率高,一个部落能否延续下去,取决于女性是否能一直保持生育。

 

因此,女性地位不高的部落根本就没有能力把基因流传下来,就像华夏文明两大远古姓氏,炎帝的姜,黄帝的姬,都是从女姓。

 

而人类结束母系社会,迈向父系社会的背后,跟现在发达国家不再重视生育率的原因类似,女性的子宫提供的新生儿,不再代表先进生产力。

 

随着炼技术和农耕技术的出现,富裕的粮食开始可以存储,部落的人口规模开始扩张。

 

拥有体力优势的男性,不仅在农耕的过程中取得对女性的碾压优势,还可以通过武装上金属武器去掠夺其他的部落的财富与女人。

 

因此,与西方发达国家喜欢无成本的接纳移民类似,原始部落的男性通过战争获取女性与生育变成了非常便利的事情。

 

现在中国人里面60%来源于5个超级祖先,就是因为这五个人带着他们的孩子,杀尽了其他部落的男性,掠夺了女性。

 

至此,女性也不再被值得尊重,在工业革命出现之前,男性对女性的压迫出现愈演愈烈的局面,汉朝的皇帝都不介意当接盘侠,而从宋朝开始,缠足和三从四德开始渗透到每一个家庭。

 

但是,随着工业革命的来临,男女不平等开始了迅速的扭转。

 

就像一元纸币上面的女拖拉机手,背后是因为生产力的发展。

 

石化燃料提供动力,机械提供操作,这使得体力偏弱的女性拥有了跟男性近乎相同的生产力,甚至在纺织等部分领域,女性的认真仔细反而成为了对于男性的相对优势。

 

可以说,近代出现的女性权力浪潮,不是靠嘴喊出来的,是工业革命以来无数女性工人投入到工业革命的浪潮中,用奋斗和罢工换来的。

 

纵观人类文明的发展,男女地位的变迁,根本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从子宫到金属再到能源,谁掌握了关键的生产力,谁就取得相对的地位优势。

 

而这也是一度被誉为夫妻的中美关系里,一方想尽办法不让另一方掌握先进生产力的根源。

 

所以,在阿拉斯加的谈判前,老美又对华为加码制裁了。

 

这背后的逻辑,与教育是相通的。

 

随着我们进入到工业4.0的时代,劳动力的价值越来越低,科技与知识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于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垄断,以及其衍生的特色制度学区房,成为了富裕群体对落后群体的天然屏障。

 

所以,就像中国打鸡血的搞5G让美国恐慌,中国的鸡血考生备考也会让委员们恐慌。

 

背后,都是资源与系统性稳定搞的鬼。

 

就像当年奥巴马说的,如果每个中国人都像美国那样生活,地球的资源就会枯竭,这个世界将会出现大问题。

 

同样,对于国内的富裕群体来说,如果每个中国学生都享受到富裕学生的教学资源,那么利益的分配也会出现大问题。

 

所以,就像美国会用一系列的措施和屏蔽手段,防止中国在科技领域的逆袭行为,越来越多的富裕阶层也在用学区房、私立教育机制来保护自身的利益与阶级。

 

就像前几天的一则段子,天津女教师歧视低收入的学生家长被全网嘲讽,殊不知若干年之后,这段影像会告诉后人,贫富天差地别的孩子们,曾经也是可以在一个班级里面上学的。

 

对于富裕的群体来说,他们会通过不断的增设门槛和成本,建立稳定的圈子,搞出垄断的制度,以确保自身的领先位置,就像欧美日在汽车领域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后发展国家怎么追也追不上。

 

而对于并不富裕的群体来说,硬按照富裕群体的发展路线不是不行,就是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去迈过门槛,而真正的解决方式是像新能源汽车那样,避开发动机和变速箱,在符合生产力发展方向的领域另辟蹊径。

 

昨天封面女孩的老公刘强东,这对苏北娶苏南的组合,就深深的体现了生产力方向的重要,如果刘强东毕业选择开饭馆,而不是去中关村卖光盘,他这辈子大概率只会默默无闻。

 

这在培养孩子方面也是相通的。

 

就像原始部落向农业社会,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那样,我们正在迎接自工业革命之后的重要节点,数据将会取代能源,成为驱动生产力的根基。

 

新的群体差异,不再是以对金属或者能源的掌控而区分,而是对信息数据掌控和处理能力作为分割。

 

所以,相比于富则设门槛,穷则计算机,今天的文章,是给昨天文章的结尾问题做一个回答。

 

由于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中产家庭如果想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尽量减少砸钱去攀上一代工业革命的标志,身体的熟练度,而是尽量选择拼下一代的方向,大脑的信息数据接收和处理能力。

 

背后的决定性因素,就是生产力。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谈判的困难 下一篇:2021的赛点:伊朗与缅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