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3 14:51  时政解读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编辑部
 
鲁迅的杂文犀利,“凌厉刚猛,无坚不摧”;而小说表面上看起来寡淡,实则“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其小说从不以华丽的技巧动人,但朴实的文字对人性和社会的洞见却是入木三分,鞭辟入里。
 
小说《在酒楼上》中,有这么一位主人公,他是“鲁迅”的旧同窗兼旧同事,名叫吕纬甫。
 
吕纬甫也曾“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勇敢地与封建礼教作斗争,冲进城隍庙里去拔掉神像的胡子;也曾“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与“鲁迅”指点江山,连日议论改革中国的方法以至于打起来。
 
可从来没有什么一步登天,也从来没有什么功德圆满,曾经的新青年因为生计教起了四书五经,曾经的意气风发变成了生活的鸡零狗碎,曾经的宏大叙事变成了邻居女儿的家长里短。
 
吕纬甫想改变点什么,可一切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变,自己却真真实实地,又变了。
 
 
这篇小说作于1924年,是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和背景下完成的,“五四运动”落幕后,知识分子的情绪由高涨转向消沉。
 
当时的知识分子们,一度感受到了力量,一度看到了希望,许多人都知道自己在见证历史,还有人以为自己能推动历史,可绝大数人最终都依附着历史,还是成为了庸人,被历史的进程裹挟着向前。
 
一如很多现代人(包括曾经的小白),幻想自己生活在战争年代,定能指挥千军万马,纵横华夏;又或者假设自己回到20世纪80、90年代,必能白手起家,缔造一个商业帝国。
 
现代的人们回顾历史,自然知道哪一条路、哪一个方向能成功,换句话说,我们消除了“战争迷雾”,视野全开,而且已经知道什么是历史的进程。
 
但就是为了能穿透这迷雾,看清这进程,无数聪明的脑瓜都折在历史的洪流中,无尽的热血都付诸东流。哪怕知道了历史的我们回到过去,恐怕也未必能成功,更未必能功成身退。
 
 
很多人都曾听过这么一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时代仿佛在一步步验证这句“戏言”——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肆虐;世界主要国家都面临着经济衰退;中美战略竞争只在口头层面上的有所减少,实质的交锋有增无减。
 
虽然中国最早走出新冠的阴霾,在复工复产后还进一步强化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原以为我们又踏准了历史的进程、准备起飞,然而在各国都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我们突然宣布全面降准,着实令人吃惊。
 
 
继7月7日国常会超预期发布了“降准预告”,两天后的今天,央行宣布降准将在7月15日实施,释放万亿现金,速度之快让“等子弹飞”的我瞠目结舌。
 
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才有一次全面降准,如今经济已经恢复,各金融专家们普遍认为将是定向降准,导致整个金融市场也对此次全面降准大为震惊,新闻一出,A50和大宗迅速起跳。
顾子明,公众号:政事堂2019央行降准,万亿现金利好谁?

 

 
事出反常必有妖。
 
政事堂通过两篇文章已经点出了事情的原委:某几项宏观经济数据可能已经跌破警戒线,决策层对下半年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并不乐观,中国可能在面临生产下滑的同时还将出现消费和需求的不振。
 
政事堂详细地展示了中国6月PMI和CPI指数的变化情况,但实际上经济发展的隐忧早在一季度就有所体现。
 
大家很容易被一季度GDP增长18.3%的数据吸引眼球,但殊不知一季度制造业投资增速不达预期。
 
我们的企业,尤其是出口企业,虽然订单大幅增加,但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导致工业原材料价格被动上扬,同时人民币汇率也在上涨,降低了出口商品的价格竞争力,因此,企业的实质利润率未必有所提升,很可能挣的就是辛苦钱,出口的火爆也并未带来产能的扩张,制造业投资是明显不及市场预期的,两年平均增速为-2%,是主要经济指标中,两年平均增速唯一负增长的指标。
 
消费数据也不算那么理想,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4.2%,社零增速中枢仍然没有回到疫情前8%左右的水平,具体的如餐饮数据的增速也并不理想。
 
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让大家会更注重储蓄;同时疫情对就业、对中小企业的影响还在慢慢显现,居民收入的下降还会进一步压制消费。
 
所以无论是解读降准还是推演投资逻辑,都没问题,但追求机会的同时不要忘记风险,所以这次降准是一个信号,我们应当回顾一下上半年以来经济运行中存在的结构性矛盾,不至于当灰犀牛真的到来时,被打的措手不及。
 
纵观整个上半年,不仅仅是一季度,大宗商品的涨价是肉眼可见的,焦煤、钢铁、铜之类的基础金属、化工品等生产原材料大幅涨价,最直接的体现是A股中的顺周期股票都涨上了天。
 
上游企业看似业绩飙涨,但是就苦了中下游企业,生产成本的大幅攀升自然利润空间就小,企业也就缺乏固定投资的意愿,面向出口的企业还有国外开不了工的民众来买单,那面向国内的企业呢?
 
而且企业产能扩张意愿低、固定投资疲软进一步传导下去就是新增就业疲软、收入提升有限,最终反映到消费上就是社会零售数据难看。
 
中小企业虽然创造的产值有限,但对就业的贡献是很大的,吸纳了社会中很大一部分的就业人口,所以我们一定要支撑中小企业的生存。
 
下半年随着欧美的复工复产,我们面向出口的企业日子也会开始慢慢不好过,欧美产能复苏后自然会分食订单,而且随着他们的复工以及补库存,对原材料的需求依然会让价格处在高位,那么出口企业可能又要面临降价以应对竞争的局面。
 
我们作为世界上实质的商品供给国,却无法掌握原材料的定价权,真就是被发达国家两头吃,这种被迫的输入型通胀已经明显影响到我国制造业的发展、扩张,并且开始影响到消费需求层面。
 
中小企业不能出现倒闭潮,这头灰犀牛是不能到来的。
 
降准相比于续作MLF,国有企业能拿到更多的直接融资进行扩张;地方政府能低成本借债,渡过下半年的举债高峰期;放血了一年的金融机构终于缓了口气,降低百亿成本;关系硬的民营大佬们也能够蹭着喝上一口汤。
顾子明,公众号:政事堂2019央行降准,万亿现金利好谁?

 

政事堂说明了谁会收益,反过来也说明了谁的日子现在不好过。
 
地方政府举债发展,城投公司就是地方政府离不开的融资平台。大型的基建、民生工程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政府的财政收入往往并不能支持城市的建设,而且越是不发达的地方越没有钱,越需要举债投资以保证GDP的增长。
 
 
地方发展需要依靠城投公司举债,城投公司又是以商票赊账结算,一旦城投公司的债务出现问题涉及面会很广,无论是上游的水泥、钢铁企业还是建筑公司雇佣的大量劳务工作者,都会受到很大冲击,产业链上的人拿不到钱,地方经济不发展,最终结果一定都是消费需求被压制。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监管部门早就强调了要打破刚性兑付。这意味着城投债也没有刚兑信仰,城投债也会违约。而银行和城投债的关系十分紧密,许多理财产品、资管产品中包含着大量的城投债,然后银行又会将这些金融产品出售给普通居民,因此打破刚兑后某些地方性银行的理财产品风险是比较大的。
 
因此,债务问题爆发也会是一头难以招架的灰犀牛。
 
 
2019年可能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那2021年的7月会不会是接下来半年里最好的一月呢?
 
没人能给出肯定的答复。
 
历史一定不会按照人们的期望去运行,历史自然有其运行的规律和进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多看清一点,跟上历史而不是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回到小说。小说《在酒楼上》写道: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可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
 
纵使无法成为鸿鹄,也不能作蝇营生,愿时代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跳出命运的轮回,哪怕成为燕雀,也会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小天地。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历史性的税收协议,达成! 下一篇:国务院拍桌子了!打击倒卖大宗和偷税漏税!

发表评论